这是一个发生在深圳,真实而虐心的故事

原创:微语 赞同:8201 查看:5896

内容概要:

1. 我那阵没被别的男孩子追过,第一次被人追,还是被长得挺帅的大学生追,没多久我沦陷得跟世界上只有爱情这回事一样。

2. 那一晚,跟着那一条陌生短信出去之后,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3. 反正那晚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001狼狈喜相逢

和心里面依然无法割舍的前任重逢,这样悲喜交集的事情,在23岁这一年,我有幸体会了一次。

那一段时间,我刚好失去了一份挺正当的工作。

在深圳生活过的人大多都知道,来之前都听说深圳遍地黄金,来了之后才知道原来哪怕再繁华的地方也有人为生计发愁。

我只有高中学历,做过几份工作,但是余钱都寄回家了,没存款,也不是那么敢轻易失业。只是那阵新来的中年男上司整天没事找事喊我加班,周围没人的时候还直接把手掌覆在我的手背上,为了工作我忍气吞声了两个多月,谁知道他变本加厉,我投诉无门之后只得递上了辞职信。

失业之后也不是没继续投简历找工作,可是被挑来挑去三个月,还没有靠谱一点的公司愿意要我。

快交不起房租的时候我急了,只好豁出去了,搭上搭去一个朋友的朋友开的酒吧里面推销酒水。

那间酒吧在罗湖,就在春风路那边,我的上班时间是晚上8点到凌晨2点。

推销酒水的工作也不见得多不正当,大多数客人都还算有礼貌,但是也难保有喝醉了的客人硬要逼着我喝酒。

经常过来这里消费的男人里面,有一个叫刘哥的,他跟我说过我长得跟他十年前的初恋情人差不多,他关照我,经常找我消费好几千的酒水。

这一天正好是他的生日,他带了一伙的朋友进了包厢安顿好了之后就招手让我过去,伏在我耳边跟我说只要我去他那个包厢呆着,他就买我三万块的酒水。

我当时穷疯了,一点也经受不住诱惑,又觉得刘哥平时都一副当我朋友的样子,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怀着一些侥幸心理算了一把帐之后带着上战场的心态雄赳赳往那个包厢去了。

刘哥不知道是心情特别好还是特别差,我刚刚坐下来,他就往我身上贴,不断灌我喝酒,还说我喝一杯,他就多买一千块的酒。

见钱眼开,我只得由着他灌我一杯又一杯。

放在我面前的几个酒瓶见了底之后,我有点迷迷糊糊了。

这时,刘哥忽然轻佻地伸手越过我的工作服,拉住了我Bra带往我的衣服里面塞钱,一边塞还一边说我表现好给我的小费。

就算喝得恍惚我的脑袋也轰隆炸了开来,有点惊慌,一个激灵之后我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冲着刘哥就说谢谢,说完之后又跌跌撞撞冲出了那个包厢。

停下来之后,我在醉生梦死的人群里面捂住胸口,有一种说不出的屈辱感。

刚才那个叫刘哥的男人给我小费的方式,跟电视上那些款爷给那些妓.女小费的方式差不多。

羞耻的感觉涌上来,我的脸涨得比刚才还要红,迷迷糊糊想去洗手间洗洗脸,把那些放在胸衣里面的钱掏出来,却没想到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拽着我越过那些醉醺醺的人群,径直朝门外走去。

被秋天的微风一吹,吞在肚子里面的酒精忽然按捺不住了,难受得要命,我扶住路边的一棵树弯下腰来吐得天昏地暗,最后旁边递过来一瓶水。

我接过来漱洗之后酒醒了不少,蓬头垢面抬起头还来不及微微一笑说谢谢,忽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又或者就算没地缝我也挖个洞钻下去。

眼前的那个男人,是我的前任,三年前,我们貌似爱得死去活来。

002旧情也绵绵

他叫张明朗。

说起我跟他的交集,大概得从2008年的8月开始说起。

那一年,高中毕业之后为了生活我跑来深圳投奔表姐,就在那趟车上面邂逅了在深圳大学读书的张明朗。

当时他主动搭讪的我,当我告诉他我叫陈三三之后他留下了我的QQ,一来二去熟了起来。

不知道他是看上了我会吐槽还是看中了我的特长是特能吃,熟了之后他追我。

我那阵没被别的男孩子追过,第一次被人追,还是被长得挺帅的大学生追,没多久我沦陷得跟世界上只有爱情这回事一样。

20岁之前,我生活的重心是在我姨妈李雪梅的**下,想着早一天能出去打工,好攒钱给我表弟以后在湛江市内买一套房子,娶一个好老婆,以报答她一家人对我的养育恩情。

在遇到张明朗之后,我生活的重心除了作为我表弟的垫脚石之外,还有爱情这回事。

张明朗那时候对我特别好,我在宝安那边的名匠咖啡店找到工作之后,他一有空就跑来点一杯柠檬水陪我一个下午。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悲伤都要用大段的快乐来铺陈,当我经历了后面的那些事之后,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2009年6月底,这一天参加完张明朗的毕业典礼之后,他和我在桂庙那边吃完晚饭,又跑去文山湖那边没完没了地喝酒聊天,不知不觉我错过了最后一班回去宝安的车,张明朗喝了酒不想开车,两个人红着脸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去枫叶酒店订了一个双人房。

刚开始的时候其实我们都挺规矩地睡在自己的床上,隔着一米多的距离聊了两个小时之后,不知道怎么的我们就躺到一起去了。

接下来的事情似乎有点顺理成章。

张明朗显得也挺慌乱的,整个过程我除了痛还是痛,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自己糊涂地完成了一个由女孩到女人的转变,感到有点后悔和后怕,反正我的眼泪止不住。

张明朗忙不迭地安慰我,还说以后会跟我结婚,让我安心。我觉得他不是那种爱情骗子,他对我说的肯定能做到,就信了。

相信我,那一刻我真的相信天长地久的。

可是凌晨三点,我忽然接到了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那一晚,跟着那一条陌生短信出去之后,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其实第二天张明朗有找过我,发了一堆的短信,还打爆了我的手机,可是我几天之后给他发了一条分手短信。

我说:“张明朗,我高中那时候喜欢的那个男同学突然来找我了,对不起,我觉得我最喜欢的人依然是他,分手吧。“

手机沉默了一整天之后,他问:“他对你好吗?“

我回他:“特别好,比你对我还好。”

最后他沉默了几个小时之后回了我两个字,给我们之间的感情划上休止符,他说:“好的。”

这就是他与我之间那点小小的情事的始末。

反正那晚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最后,我从表姐陈雪娇租的房子里面搬出来,跑了好几个区,从宝安到罗湖,在罗湖和龙岗的交界处,和一个叫刘婷婷的女孩子合租在一间破破烂烂的房子里面。

其实偶尔我还是会想张明朗的,他那么好,教我怎么不会想起他呢?

我也设想过某一天我们会重逢,毕竟这个世界那么小。

我还设想到重逢的这一天我叱咤风云各种优雅漂亮职场白骨精,让他觉得我没了他之后有努力进取。

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和他之间的重逢,我呈现给他的居然是这样的狼狈不堪。

微信篇幅有限,


本文深圳真实虐心故事地址:https://www.wenlc.com/weixin/20180703A01Q7N00.html

本文作者微语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

《这是一个发生在深圳,真实而虐心的故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