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律师薛富巍┃“已经过了两个月,又可以再捞上一把了。”他监守自盗,还拉上妻子妻弟一起……

原创:腾瑞法之家 赞同:141 查看:26036

内容概要:

1. 蔡漳平第一次和这个老板见面时,自己就存有私心,打起了利益交换的小算盘。

2. 如何让回报的钱“合法化”,让利益交换看起来“名正言顺”。

3. ”在庭审最后陈述时,蔡漳平表示认罪服法。

山东钢铁集团原副总经理蔡漳平把权力作为敛财工具, 以妻子名义开公司收钱,以装修办公室为名向下属企业要 钱,共涉嫌受贿983万余元,**356万余元……

图片来自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2016年11月23日,中央纪委网站发布消息: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蔡漳平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7年1月4日,山东省纪委监察厅通报,蔡漳平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17年1月12日,山东省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罪对蔡漳平决定逮捕。2018年4月27日,由山东省泰安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蔡漳平涉嫌受贿、**案,在泰安市中级法院一审开庭审理。

“好钢”变成“残次品”

图片来自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蔡漳平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受贿罪、**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1960年出生的蔡漳平家境贫寒,高中毕业后考上大学,攻读炼铁专业,获得硕士学位。在组织的帮助培养下,他从济南钢铁厂见习、值班工长干起,一步一步走上车间主任、技术科科长、炼钢厂厂长、生产部部长等职务;1999年起,又先后担任济钢集团公司技术中心主任、济钢股份总经理、山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济钢股份公司董事长。

早年的蔡漳平在全国钢铁系统也是“知名人物”,靠着大学学习炼铁专业,他先后主持开发多个强度系列钢种,申请发明专利17件,多次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奖、中国专利和山东“发明家”称号。蔡漳平面对钢铁工业所面临的新的挑战与发展机遇,在济钢新产品开发、产品结构调整、成本、质量,以及济钢的技术进步、自主知识产权等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

在调查蔡漳平问题期间,办案人员也多次听到集团退休老领导反映他早年憨厚老实、吃苦能干,是一颗被看好、不久的将来能冉冉升起的“新星”。但听说他**受贿且数额巨大时,有的领导很惊讶,甚至说,小蔡不该犯这样的错误呀!这是块“好钢”呀!

就是这块表面光鲜亮丽的“好钢”,却没把好钢用在“刀刃”上。检察机关起诉指控,被告人蔡漳平在担任济钢集团公司技术中心主任、济钢股份公司总经理、济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山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山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济钢集团公司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699.6万余元;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下属企业等单位财物,折合人民币283.5万余元。以上共计折合人民币983.1万余元。

检察机关另指控,2010年9月至2013年7月,被告人蔡漳平在担任山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济钢集团公司总经理、济钢股份公司董事长、山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山钢集团日照公司执行董事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应由个人支付款项,以走访、会务、招待等名义由单位报销,共非法占有公共财物价值折合人民币356.6万余元。

“好处费”披“合法外衣”

图片来自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公诉人指出,蔡漳平利用自己的职权,为煤炭老板谋利,从中收取“好处费”,这是典型的“收受”而非“经营”,蔡漳平以看似合法的形式,掩盖权钱交易非法目的,是欲盖弥彰。

2017年9月,一封来自群众反映蔡漳平收受某煤炭公司贿赂694万余元的举报信,掀开了他**受贿的盖子。这个被人誉为“好钢”的蔡漳平到案后,很快如实供述了涉嫌职务犯罪的一桩桩事实。

2005年5月,蔡漳平担任济南钢铁集团副总经理,主要分管济钢原料处。蔡漳平在接受调查时告诉办案工作人员:“原料处可是个捞钱‘肥差’,我分管这个处后,集团公司所有进出的原材料没有我的签字,什么业务也办不成,每年我签字经手的业务额度都在9位数!”

2005年8月的一天,某煤炭公司老板经山东菏泽老乡介绍,到家中“拜访”蔡漳平。该老板告诉蔡漳平:“公司给济钢的供煤量不大,贷款结算也不及时,今后请蔡总多操心、多关照。”蔡漳平答应:“业务上的困难我尽量给你协调。”这个老板说:“等公司效益好起来,我一定回报你!”

一场利益交换的非法勾当正式上演。蔡漳平第一次和这个老板见面时,自己就存有私心,打起了利益交换的小算盘。没过几天,双方达成协议,由蔡漳平帮助该老板的公司增加向济钢供煤业务量,协调回收款。得到的利益回报是这个老板煤炭获利的三分之一,蔡漳平半推半就答应了。

如何让回报的钱“合法化”,让利益交换看起来“名正言顺”?这个“聪明”的老板成立三家新的公司,并告诉蔡漳平让其妻及妻弟也成立几家贸易公司,这样就可以以公司对公司的“合法”方式办理费用支付业务。就这样,双方几家披着“合法外衣”的贸易公司开始了“合法买卖”。从2005年9月至2014年8月,这个煤老板先后以代理费、咨询费名义送给蔡漳平694万余元。

令人唏嘘可笑的是,在双方每年签订一次的“综合服务协议”中,彼此的请托和利益分成均写得一清二楚。公诉人指出,蔡漳平利用自己的职权,为煤炭老板谋利,从中收取“好处费”,这是典型的“收受”而非“经营”,蔡漳平以看似合法的形式,掩盖权钱交易非法目的,是欲盖弥彰。

为“发财”动“歪脑筋”

图片来自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2010年9月至2013年7月,蔡漳平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应由个人支付的购买购物卡等物品发票从自己任职的公司报销,将上述公共财物占为己有,共折合人民币356.6万余元。

“贪欲与手中的权力有结合的机会了,我就开始动起了歪脑筋。”蔡漳平在自述材料中写道。2010年9月,济钢集团举办“院士行”活动。刚担任总经理不到半年的蔡漳平看到这是一次“发财的绝佳机会”,他让妻子购买某商城购物卡后,开具“礼品”发票,自己在发票上签字后,假借“院士行”活动费在公司报销,报销的14.85万元,随即被蔡漳平心安理得揣进自家腰包。

一次成功“监守自盗”的行径,让蔡漳平尝到了“浑水摸鱼”的甜头,从此他在“监守自盗”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2011年1月,春节前夕,蔡漳平看到走访慰问上下级、迎来送往都要有所表示。他感到“这又是一次捞钱绝好的机会”。他打着公司走访慰问的幌子,私下安排妻子购买30万元的购物卡,同样开成“礼品”发票,堂而皇之在公司报销。

2011年3月,贪腐让蔡漳平欲壑难填,他感到:“已经过了两个月,又可以再捞上一把了。”这次,他安排妻子购买了20万元的购物卡。据蔡漳平供述说,几十张购物卡用个橡皮筋捆着,整齐地摆放在妻子的手提包内,自己用眼睛“瞟了一眼”,瞬间,购物卡都变成了红彤彤的人民币现金。随后将妻子开好的发票带到公司,大笔一挥签上“请财务报销”和自己的名字,报销的20万元人民币顺理成章成了蔡漳平的“合法钱财”。

用“激将法”索“巨款”

图片来自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起诉书指控,蔡漳平多次向下属企业索要大到住房、汽车、登山机,小到公务卡、小额现金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82万余元。

随着蔡漳平职务的变化,他的贪腐目标也开始进行转移。这一次他把目标定位在了他管理的下属企业上。据蔡漳平交代,虽然自己担任山钢集团副总经理,但已不再在济钢集团和山钢集团日照公司兼职。“不能像以前一样,可以直接从这些公司****,我就把目光放在了下属企业上。”

2014年5月,刚上任不久的蔡漳平就琢磨着怎样快速走上“发财路”。他就以办公室装修为名,向一下属企业索要了18.5万元。这个企业的领导哪敢得罪上级,二话没说就让财务会计转了过去,企业财务管理规章制度形同虚设。

如“探囊取物”般索要的18.5万元,就轻而易举装进了蔡漳平的腰包。他又一次尝到了索要钱款的甜头。2014年11月和2015年4月,蔡漳平均以办公室装修为名,向另外两家下属企业分别索要了29万元和31万元。

办案人员介绍,有家企业一开始答应得不是很痛快,蔡漳平就派人去催,也因为装修是假,报销过程有些慢,蔡漳平就亲自编发短信,转给报销企业负责人,说他的下属看来不愿意办,自己不麻烦这家企业了,再想其他办法解决。“激将法”短信施加压力很起作用,下属企业很快就将蔡漳平索要费用办理完毕。

“直到案发,核对作案次数和数额时,我才为在此期间索贿的频率之高、数额之大,感到羞愧和后怕。”蔡漳平供述,当时的贪欲之火已烧昏了自己,完全把党纪国法置于脑后。

检察机关起诉书指控,蔡漳平前前后后多次向下属企业索要大到住房、汽车、登山机,小到公务卡、小额现金等财务,共计折合人民币282万余元。

在庭审中,蔡漳平的辩护律师提出,蔡漳平通过妻子公司收受的贿赂并非他个人控制、支配,该笔钱是为亲友牟利行为,而非受贿。这成了庭审控辩的主要焦点。

公诉人陈成军指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指定他人将财务送给其他人,构成犯罪的,应以受贿罪定罪处罚。蔡漳平是否控制、支配其收受贿款,都不影响对其犯罪的认定。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蔡漳平在其自述材料、办案过程中多次表示认罪、悔罪。在当天的庭审中,面对公诉人的讯问,蔡漳平大都是以“是”或“属实”回答。

“我对不起党的教育培养和信任,把组织上给予我为企业和职工谋利益的权力,变成了为自己捞取个人利益的工具,对不起组织培养,对不起家人,深深向企业谢罪。”在庭审最后陈述时,蔡漳平表示认罪服法。

公诉人说案

图片来自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泰安市检察院代理检察员

山东省检察院公诉三处检察官 徐 超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市场经济活动增多,握有一定权力的国有企业负责人成为“糖衣炮弹”攻击的目标。蔡漳平涉嫌受贿、**达1300余万元,成为该现象的典型。

蔡漳平从农村考上大学,作为当时为数不多的大学生,被分配安排到济钢重要技术岗位,靠着自己的知识和努力,在党组织培养下,逐步从普通工人到技术人员到中层干部直到公司领导,本应勤勤恳恳、廉洁奉公、不辜负组织的期望,然而,随着职务的升迁、权力的增大而心理失衡,他未能控制自己的私欲,在**的泥沼里越陷越深。

从2003年担任济钢集团副总经理起,蔡漳平就开始收受贿赂,直至2016年的中秋节作为山钢集团的副总经理仍在受贿,犯罪时间跨度大,贯穿其担任领导的始终。蔡漳平目无法纪,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其行为严重败坏了党的形象,破坏了国有企业正常的管理秩序,造成了恶劣社会影响。

纵观本案,蔡漳平受贿、**的款物多数都用在了家庭,其妻子、儿子多是知情或参与,家人不仅没有规劝其悬崖勒马,而且为其受贿、**行为提供帮助,有些房产、金条等甚至直接给了其儿子,这些都给世人以深深警醒。正所谓“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家风差,难免殃及子孙、贻害社会。相反,只有好的家风,才能家道兴旺、和顺美满。

用权当如履薄冰,不慎乃殃;纵欲似饮鸩止渴,无节则殇。该案也再次警示:每一名党员领导干部,都应常怀律己之心,常思贪欲之害。对党员领导干部来讲,动摇了信仰,背离了党性,丢掉了宗旨,忘记了初心,就可能在“围猎”中被他人捕获。在如何掌权、如何用权、如何对待权与钱、处理公与私这些原则问题上,必须时刻保持清醒头脑,只有立根固本,才能防止歪风邪气近身附体;只有谨慎用权,才能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只有一心为公,才能坦坦荡荡为人处事;只有拒腐防变,才能永葆为民务实清廉的本色。

来源:网络

腾瑞小编提醒:本文信息来源于网络,文章版权仍归作者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友好告知,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无意之错,请海涵。

薛富巍,山东贤庭律师事务所主任,山东省维护职工权益杰出律师,济南市长清区政府法律顾问专家库成员,长清区法学会理事,长清区司法行政工作先进个人。毕业于山东大学,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以及纯熟的实务经验。

薛富巍律师执业期间经办了大量的民事、经济及行政诉讼案件及仲裁案件,尤其擅长公司业务、合同事务、房地产开发、债权债务处理、劳动争议仲裁等法律事务。

薛富巍律师自2003年从事律师工作至今,代理各类案件近千起,先后担任济南市长清区区委党校、济南市长清区环境保护局、济南市长清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济南市长清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济南市长清区房地产管理局、济南市长清区气象局、济南市长清区运输公司、济南自由驴户外俱乐部、济南能达工贸有限公司、济南润德医用工程有限公司、济南滕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济南共建机械有限公司、济南泰灵电线电缆有限公司、济南缘生态旅游贸易有限公司、济南汇泉厨业有限公司等单位的常年法律顾问。

薛富巍律师,对法律风险以“防治并重”为法律顾问工作理念,擅于操办疑难复杂大要案及各类新型法律事务处理,敬业守操,业精力强,深得司法界同仁及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同、信任和好评,是机关企事业单位经营管理过程中的优秀合作伙伴。

地址:济南市长清区清河街1927号(工行东邻)


本文济南律师薛富巍两个再捞一把监守自盗还拉上妻子妻弟一起地址:https://www.wenlc.com/weixin/20180705A0B6R800.html

本文作者腾瑞法之家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

《济南律师薛富巍┃“已经过了两个月,又可以再捞上一把了。”他监守自盗,还拉上妻子妻弟一起……》评论